• 今天是
首页 >政法文化 >正文
一场特殊的交接仪式
时间:2024-07-04 作者: 记者 隋晓会 王小敏 来源:渭南日报
【字体: 打印

老闷(前排中)和女儿与历届“五人帮扶组”开心合影 记者 李沛华 摄

24年、2个账本、109页账目、34.25万元,这是一串凝结着爱心的数字。

6月27日,蒲白矿业白水马南社区南桥矿小区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交接仪式。老闷的工资由“五人帮扶组”交给他女儿许婷。

仪式现场,老闷眼中含泪,表情复杂,时而憨笑,时而感叹,两次向大家鞠躬致谢。许婷哽咽着向大家表示感激,并送上锦旗“二十四载似家人 爱心帮扶永难忘。”

老闷是谁为何帮扶

老闷名叫许永辉,幼时因发高烧,导致智力残疾,头脑不清,语言迟钝,见人总是低头不语,别人问话他也不应,故被叫作“老闷”。

1982年,他接父亲的班到原南桥煤矿行政科(现为南桥矿小区维修班)上班,主要负责清扫卫生。2000年10月2日,矿上的深井泵突然坏了,假日人手不够,老闷便被叫来帮忙。

在更换深井泵过程中,其他人精神良好,而老闷却满头大汗,形似虚脱。同事赶紧把他扶出泵房,让他休息,问他怎么回事。

他答:“饿得慌,3天没有吃饭了。”

在场的时任行政科科长高润旺听后,先是叫人去买饭,接着问他:“为啥没吃饭?”

“没——有——钱。”老闷吞吞吐吐。

“发工资才10天,你钱哩?”高润旺再问。

“就是没有了……”老闷说不清楚。

当天,高润旺打听了老闷的日常开支情况。

原来,老闷不识钱的面值,也不知商品价格。比如:买盐时给店家100元,不等店家找钱就走了。

还有,老闷一发工资就常有人向他要钱,声称他赊了账或借了钱。

高润旺与老闷是同期进矿的。他知道老闷父亲去世、母亲改嫁,与兄弟姐妹来往少,妻子又带儿子走了,留下一个女儿,是个可怜人,便萌生了帮扶老闷的想法。

他把想法告诉老闷,老闷表示同意。

当时,高润旺还是行政科党支部副书记。他提议:以行政科党支部名义成立帮扶组,管理老闷的工资并照顾他的生活。

党员们纷纷表示赞同。帮扶组很快成立起来了,有组长、会计、出纳、采购员、监事,被大家称为“五人帮扶组”。从此,老闷有了他的专属账本,工资由出纳保管。

当月行政科党支部张贴了一则告示:老闷的一切开支自即日起由行政科代管,若谁再私自为老闷赊账或者借钱给他,行政科概不负责。

“亲兄弟都弄误会哩,你们弄这事,吃力不讨好。”有人劝高润旺。

“我是科长,又是共产党员,真心做事,不坑不骗,公开透明,怕啥呢?”高润旺回答。

截至账目交接当日,老闷的专属账本记了满满2本,账目达109页。每一笔收支、结余都记录得清清楚楚。账本显示,每存够5万元,出纳就会给老闷存成定期。他每月的账目流水经组长和监事签字确认后,在下个月5号前进行公示。24年来公示从未间断。

因职工岗位调动等原因,“五人帮扶组”已经换了六届,先后有15名成员,其中,共产党员有13名。第一届组长金万强告诉记者:“走一人,补充一人,五人组职能始终完整。”

老闷有福 感动邻里

“伯伯,我爸整晚都没回来。”2003年麦收时节,一个清早,许婷找到高润旺。

那时手机还未普及。高润旺立刻安排大家分头寻找老闷。大家把煤矿的角角落落都找了一遍,不见人。

随后,行政科部分人停下手头工作,继续寻找老闷。有人开车去白水县城和附近的蒲城县,有人骑车在周边村子寻找。

第一天没有找到,第二天继续找。傍晚时,终于打听到他在帮别人收麦子,大家这才长出一口气。

第六天,老闷回来了。金万强像看到失而复得的孩子一样训斥道:“干嘛去了也不说一声,真想踢你一脚!”

在许婷的记忆中,像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几回。

春节是中国人最隆重的传统节日。老闷家人虽少但年味不失。

每年除夕,老闷准时贴春联、粘福字、摆糖果,这些都是“五人帮扶组”提前买回来的。

每年腊月廿七或廿八,“五人帮扶组”和其他热心邻居在老闷家蒸、炸、烧、炒,为的是让他热一热就能吃上可口的饭菜。

穿新衣是过年不可或缺的仪式。几乎每个春节前,“五人帮扶组”的女同志会带老闷去集市、商场买新衣。

后来许婷挣了钱,多次邀请“五人帮扶组”的长辈吃饭,以表谢意,但至今都未能如愿。

“婷婷,我们做这些,不图啥。”

“要记着大家的好。”老闷多次叮嘱许婷。

“五人帮扶组”不仅感动着老闷父女,还感召着社区居民。

账本显示:2024年四月、五月,老闷的支出分别是240元、740元。会计雷转梅告诉记者:“五月的支出含400元礼金。”

老闷花费这么少?记者不解。蒲白矿业白水马南社区党委副书记、工会主席左剑锋卖起关子,“老闷有福气。”

原来,有些邻居出去吃饭会叫上老闷。若他不去大家还会带饭给他。有些邻居在蒸馍、包饺子、做蒸碗时专门给老闷做一份。还有些邻居给他送水果、瓜子及其他小吃。他们的爱心给老闷省了不少钱。

买房养老 风光嫁女

从1982年到2017年,老闷一直住在单位。单位领导根据老闷的现实情况,不断为他调整住房。从最初的职工宿舍到一间房子,再到两间房子,最后有三间房子。

2017年,“五人帮扶组”有人提议给老闷买房养老,大家一致赞同。

在哪买?什么楼层?几居室?又是一番讨论。

“五人帮扶组”最后商定在南桥矿小区买房。金万强解释,一是老闷当下就在南桥矿小区上班,环境熟悉;二是该小区多数住户是煤矿职工,与老闷相熟。

征得老闷和许婷同意后。“五人帮扶组”便着手找房。

当年7月,他们为老闷买了一套位于二楼的两居室,花费5万元。金万强说:“专门选的低楼层,便于老闷年老时上下楼。”

老闷刚把房子拿到手,小区里的电工、水工、维修工便不请自来,免费给他走水电、做隔断、刷墙面。

“五人帮扶组”根据需求给老闷添置了冰箱、空调、衣柜等家具家电。

2018年9月30日,许婷在大荔县举行结婚仪式。老闷拿出5万元为女儿陪嫁。

当日,“娘家人”坐了10桌。社区党委书记和主任参加了许婷的婚礼,“五人帮扶组”成员去了10多个。

那一天,许婷无比荣耀,因为“娘家人”让她嫁得很风光。在场的亲朋好友纷纷赞扬“五人帮扶组”的无私奉献精神。

老闷不闷 传递爱心

多年来,在爱的包围下,老闷变了,变得开朗了,逢人就打招呼,还越来越乐于帮助别人。

一天,残疾人侯世宽在小区院子里乘凉。大雨突然来袭,侯世宽转动着轮椅,焦急而吃力地往家赶。老闷远远地看到后,快步跑过去,一把抱起他,跑向侯世宽家。

他边跑边说:“下这么大雨,往外跑啥哩,叫人操心。”

今年2月连续几天大雪。那几天老闷定好闹钟,每天5点半准时起床,清扫小区主干道的积雪。同事常文英说,老闷几年如一日,赶在他们上班前,为大家烧好热水。

有人问老闷:“这些不是分内事,为啥坚持做?”

老闷说:“总不能光叫人家帮我吧!”

现在老闷爱打听谁家有红白事。因为,之前他不懂得给人帮忙,但女儿结婚、母亲去世,大家都来了。他说:“要礼尚往来。”

去年测试,老闷的智力残疾已从二级降至四级。许婷说,这归功于“五人帮扶组”爱的滋养,也是父亲最大的幸福。

老闷今年60岁,6月30日退休。退休后工资如何管理,“五人帮扶组”和许婷商议,由许婷接管父亲的工资和生活。

在交接仪式上,老闷的账本完成了封存,34.25万元工资交到了许婷手中,左剑锋和“五人帮扶组”叮嘱许婷:

“婷婷,以后遇到任何困难,就来社区找领导,社区党委永远是你们坚强的后盾……”

“好好孝敬你爸,‘五人帮扶组’虽然解散了,我们都还在,有事尽管说……”

殷殷叮嘱让许婷泪流满面。她说一定会照顾好父亲,并尽己所能帮助他人,延续这份沉甸甸的关爱,也会教育自己的孩子乐于助人,无私奉献。


[编辑:王倩]

上一篇: 镇巴之行偶感

下一篇: 养羊

“五四”青年节,为进一步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,争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...[详细]

2月24日,元宵佳节,按照省公安厅统一安排部署,渭南市公安局从当日早8时至24时,在全...[详细]